moto copy.jpg


 

大概是史堡冷冷的冬天經過香味陣陣的麵包店,讓我想起一段有趣的回憶。

還沒進小學時,常常跟著母親去學校,母親在講台前教著一班六七十人的學生,小小的我就在一旁的桌子乖乖的等。下課時一定會經過一家麵包店,而我總是被那剛出爐的菠蘿麵包香味吸引,釘在原地,就這樣楞楞地釘在原地好像被著迷似的。我只記得那時被那一陣陣的麵包香味包圍,感覺像是漫步在雲端般的幸福,應該是像小丸子半睜著眼傻笑吧。我不太記得母親是怎樣解決我釘在原地不動的情況,但是長大後老媽對我說,那時如果想硬把我拉走,我會一屁股坐在地上賴著不走,所以她一定要進去買個菠蘿麵包,然後我就會乖乖地邊走邊啃。到現在每每聞到麵包香,我還是會忍不住傻笑。。。。

 

大概是前一陣子坐火車,我想起父親

小時候有一陣子我常常陪父親回祖父母家,就我跟父親兩個人。不太記得是平快或是復興號海線火車,只記得那時的夏天沒那麼熱。車程約三個半四小時,常常火車坐了一會兒,父親就開始拿起隨身攜帶的鬧鐘調時間,說還要一段時間,先睡一覺等等比較有精神。我就乖乖地睡一覺,等鬧鐘嗶嗶嗶響,就是再過30分鐘要下車,父親對於事情之有紀律,公私如一。與父親的旅程最遠只到過小琉球,是全家環島之旅,而那時我的還懵懵懂懂。現在我有能力可以帶人在法國到處玩,卻沒機會帶著父親,有時想想會覺得可惜的掉下眼淚。

 

大概是前兩天看到路邊偉士牌摩托車,我想起小時候的交通工具

小時候家裡有兩台摩托車,父親一台偉士牌,母親一台小綿羊。原本舊家還在永和時,母親任職的學校也就是我念一年級的學校,離家並不遠,通勤不是問題。但是小二時全家搬到台北市,母女倆還是得天天往永和的學校跑,那時就是母親的小綿羊奮力地在大街小巷載著我們。然而在學校一整天下來,到了回家時間我總是筋疲力盡,於是最常發生的是:我坐在摩托車上抱著母親,綿羊噗噗,涼風徐徐,不知不覺就打起盹兒來。正快進入夢鄉時常會冷不防來一陣刺痛,是母親狠狠地在腿上捏一把,想把我捏醒,因為坐在摩托車後面睡著很危險,萬一睡歪了掉下車來可不好玩啊。老媽說,而且很奇怪的是每次都是經過某個小橋時,我就會固定打起盹兒。。。。

而坐上父親的偉士牌,就像是作霸王車。那個年代似乎都會在體積比較大的摩托車上加一個小折疊椅子,介於駕駛者座和龍頭中間。而我的位子就是固定在那裡。長大後很難相信我曾經可以塞在那小小的位子,但是小時候的我覺得那個位子真是寬敞舒適,不但可以輕鬆地東張西望,兩隻手正好架在父親的兩隻腿上,還真像霸王,喜歡極了坐著這霸王車到處兜風。

 

大概是冬天了,特別容易回憶。。。

 

創作者介紹

13點13分

ishan13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4) 人氣()


留言列表 (4)

發表留言
  • 高飛肉腳兔
  • 很久沒"出刊"了喔,一動筆就是濃濃的思鄉情緒,不會是過年想家了吧?!
  • 素地,我要回家過年囉!四年沒在台灣過年了,要去吃那朝思暮想的肉圓、小籠包、甜不辣、燒餅油條。。。

    ishan13 於 2009/01/11 17:22 回覆

  • Scott
  • CDG-TPE 1/21 起即將復航,可以縮短你許多返台的時間,而且不需要轉機的。
  • 我知道,而且我已經買機票啦。。。

    ishan13 於 2009/01/12 00:10 回覆

  • 老維尼
  • 看到這句"現在我有能力可以帶人在法國到處玩,卻沒機會帶著父親,有時想想會覺得可惜的掉下眼淚。"我也難過的眼眶泛淚了.我也回憶起每次去你家玩,楊爸爸總是溫柔聲音的說"于鈐你來啦".但楊媽媽就像威嚴的楊老師,哈哈!
  • ishan13
  • 好還念以前啊。。。